曹锟 曹锟的子女后代近况如何? 中国直系军阀曹锟及其家人照片 -

发表日期:2020-10-17 | 来源:春分节气如何养生

2017年06月21日12:07 编辑:传奇养生网

  七七事变期间,中国五大军阀割据。在中国直系~冯国璋曹锟为代表,皖系~段祺瑞为代表,东北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南方有滇系唐继尧和桂系陆荣廷军阀。此外,盘踞山西的阎锡山和割据徐州的张勋, 在军阀势力也比较大。

  �锟,人名,主要指旧时军阀曹锟,(1862年12月12??日-1938年5月17日),出生于天津大沽口,字仲珊,是中华民国初年直系军阀的首领,曾靠贿选而被选举为第五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芦沟桥事变后拒绝日本所请出面组织新政府,因其保持了民族气节,被国民政府在1939年12月追赠为陆军一级上将军衔。

  中文名: 曹锟 别名: 仲珊(字)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 出生地: 直隶省天津 出生日期: 1862年12月12日 逝世日期: 1938年5月17日 职业: 中华民国大总统 毕业院校: 天津武备学堂 信仰: 佛教 污点: 贿选总统 优点: 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保持晚节~!

  人物简介

  曹锟字仲珊,直隶天津人,北洋时期直系军阀首领、中华民国第五任大总统(1923年10月,通过贿选登上民国大总统宝座,人称贿选总统)、国民革命军一级陆军上将(1938年6月14日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追赠)。

  曹锟幼年曾入私塾数年,16岁时推车下乡零售布匹,因喜玩乐,终至亏累歇!

  1890年,曹锟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任毅军哨官。在1919年的时候,就被拥为直系军阀首领。1923年6月,曹锟将黎元洪逐走天津。10月5日重金收买议员,贿选为大总统,留下了其人生最大的污点。但是在1927年曹寓居天津后卢沟桥事变后,他拒绝日本所请出面组织新政府,保持了民族气节,保全了民族大义,保住了晚节。曹锟在1938年5月17日因病逝世。1939年12月,国民政府因其民族气节特追赠曹锟为陆军一级上将军衔。

  1862年(同治元年)农历十月二十一日,曹锟出生于天津大沽一个

  曹锟

  贫穷造船工曹本生家里。曹锟的父亲曹本生,在大沽的一个船行当排工,成年累月给人家造木船,以维持这个10口人之家的生活。尽管曹家经济拮据,但曹本生性子憨直,为人要强,他宁愿自己勒着腰带,也要供孩子们识几个字。因此,曹锟兄弟几个,多在幼年读过几年私塾。

  曹锟16岁时,父亲让他学造木船,曹锟不肯,叫他学做农活,他也不依,曹本生只好让他去卖布。因家中贫穷,买不起一辆手推车,曹锟便把布匹搭在肩上四处叫卖。父母见曹锟不成器,便在他17岁那年托人说媒,将西大沽一家姓郑的姑娘娶过来。郑氏长于曹锟两岁,相貌平平,但为人通情达理,过门后上敬公婆,下疼小叔小姑,对曹锟更是十分体贴,小两口和和睦睦,很少口角。

  愤而从戎

  一日,曹锟贩布到保定城门,被两个守城的士兵拦住,不但没让进城,反而被他们谩骂嘲笑一番。曹锟无端受辱,窝了一肚子火儿。他历尽艰辛,也未能改变自己吃苦受累的命运,于是他暗下决心,立志从戎。1882年,20岁的曹锟应募入伍,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曹锟丢了推车卖布的小买卖后,先是在天津武备学堂学习,毕业后做了毅军的一名哨官,1894年还曾随部赴朝鲜作战。翌年,赴小站投袁世凯的新建陆军,为右翼步队第一营帮带。他既无背景,又老实巴交,时常受人欺负。但他的一大特点,憨厚,喜怒不形于色,好处都让给别人,自己则吃苦耐劳,千依百顺,不管心中怎么想,面上从无怨言。久而久之,于是渐渐地也就闻达于上司,甚至袁世凯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

  曹锟听说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有个拜把子兄弟叫曹克忠,在当地很有权势,人称“大帅”,于是备下厚礼前去拜谒。常言道:“礼多人不怪”。这曹克忠也是天津人,曾任广东水师提督,一看来了个姓曹的小老乡,很是开心。接着一查族谱,发现曹锟竟是自己的孙辈,自然更加高兴,便正式认曹锟为族孙,并派自己的姨太太去袁世凯那儿为他通融,自此曹锟由帮带而帮统,由帮统而统领,由统领而统制。

  曹锟曾到朝鲜参加中日战争,后被送天津北洋武备学堂学习,成为袁世凯小站练兵的骨干,此后,日益得到袁的器重,1907年被袁世凯任命为北洋军第三镇统制官。民国成立后,曹任陆军第三师师长,曾于护国战争时率军南下四川,与护国军作战。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牡丹江靠谱的癫痫病医院,看过就懂了阀分列为直皖两系,曹在两系暗斗中,脚踩两只船。在冯国璋死后,曹成为直系首领,相继取得了直皖战争、第一次直奉战争的胜利,成为主宰中央大权的实力派人物。

  脱颖而出

  自1916年9月任直隶督军,到1923年10月他贿选中华民国总统期间,曹锟主要驻在保定,保定成了直系军阀的大本营。直皖之战、第一次直奉战争及许多重大政治事件,都是在保定谋划决策的。现择其在保定的一些所作所为,从侧面反映曹的面貌。

  1922年,在广州召开了第一次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全国代表大会,育德中学学生王锡疆等人代表保定团组织出席了会议。回保定后,王锡疆主持保定市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工作,同年,王锡疆在给省立第六中学学生杨景山的信中邮寄了《社会问题研究会章程》,被军阀当局查获。因其中涉及“布尔什维”等内容,曹锟便下令通缉逮捕王锡疆。王在校长郝仲青帮助下,脱身到北京,后与邓中夏一起从事革命工作,并由邓中夏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保定的第一个共产党员。

  1923年5月康有为从洛阳到易州谒清西陵,顺路到保定。曹锟在保定光园为其接风洗尘。康有为特为在建的曹锟花园提名“老农别墅”。康有为还在河北大学发表演说,进行反对新文化的宣传,深得曹锟欢心。一天,曹在与康有为的谈话中讲到王森然在保定第二女子师范(今保定学院前身)学校增设白话文课程,宣传新文学时,康有为十分气恼。他对曹锟说:“他本来是个小桐城,我知道他是桐城派倒戈的,不能让他在

  保定呆下去。”恰值保定召开直奉战争直军全体阵亡将士追悼大会,王森然写了两篇痛斥曹锟的文章,在保定各界产生了很大影响,使曹锟十分愤恨。他以防“赤化”为名,于5月18日晚派人去学校抓王森然。王事先听到风声,当夜化装逃到北京,在李大钊、林语堂、胡适等几位教授的掩护下,才躲过了通缉。

  曹锟驻保定后,就开始着手修建大本营。他先在保定东郊征购土地,修建飞机场,拆通西关新开路,拓宽南大街,又将原清代直隶按察使司衙署改建为宾馆。因他仰慕明朝蓟辽总督戚继光的英名,所以把宾馆命名为“光园”。曹锟平日在原直隶总督署办公,下榻在光园。曹锟此时已脱颖而出,拥有了武装力量。

  贿选总统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直系获胜,独自控制北京政府。此后,曹锟首先逼退大总统徐世昌,迎原任大总统黎元洪复职,并使黎元洪成为其傀儡,北京政府六度更换国务总理。同时,随着直系内部吴佩孚的崛起,形成了曹锟领导的直系保定派和吴佩孚领导的洛阳派,吴佩孚不赞成曹锟出任大总统。但曹锟仍在直系内部处于优势地位,其出任大总统的计划获得美国支持。通过美国驻华公使的工作,1923年6月,美国总统沃伦・盖玛利尔・哈定发表了支持中国统一的声明(随后哈定于同年8月逝世)。

  1923年6月,曹锟派人对黎元洪进行恐吓,迫使黎元洪逃往天津,又派王承斌将黎元洪乘坐的火车在天津杨村站扣住,直到黎元洪交出大总统印并签署辞职书后才放行。曹锟利用内政总长高凌�G和议长吴景濂大批收买或威胁国会议员,于1923年10月6日当选为中华民国大总统,被讥为“猪仔总统、“贿选总统”。此后,由贿选国会起草并通过了一部《中华民国宪法》,人称“曹锟宪法”、“贿选”。1923年10月10日,该宪法由曹锟颁布实施。这部宪法是中国第一部正式颁行的宪法。

  曹锟就任大总统后,直系的实权转由吴佩孚操控。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随后,冯玉祥等人发动北京政变,将曹锟软禁于中南海延庆楼。北京政府的主导权由直系改归奉系。1926年4月9日,冯玉祥的部下鹿钟麟发动兵变包围了临时执政府,段祺瑞逃走,同时鹿钟麟还释放了被软禁的曹锟。

  遭遇政变

  第二次直奉战争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冯玉祥倒戈,使直军惨败,曹锟被赶下台,并遭到软。

  曹锟贿选前,要先迫黎元洪下台。拥曹派中积极分子遂由冯玉祥打第一阵,向黎元洪索讨军饷,陆军军官天天包围总统府,包围国务院,黎的离去主要是受不了军队逼宫,而军队的主使者就是冯玉祥。

  由于吴佩孚对冯玉祥的仇视和排挤,冯玉祥对曹、吴十分不满。加上曹锟贿选丑剧,激起全国反对,冯玉祥自然也十分反感。况且冯玉祥对孙中山十分钦佩,本有相机反曹、吴之心。第二次直奉大战的爆发,终于给他带来了反曹、吴的机会。

  1924年10月23日傍晚,冯玉祥率军撤出前线,回师北京,发动了北京老年癫痫病能治好吗政变,

  直奉战场形势大为改变。在北京的冯部鹿钟麟、蒋遇鸿与孙岳里应外合,打开城门。鹿钟麟率部率先入城,与孙岳的第十五混成旅在城中的部队会合。士兵们一律佩戴蓝布白字的臂章,上写“誓死救国,不扰民,真爱民”。政变军队分兵把守各重要路口,并戒严断绝交通,迅速占领各部、署衙门。

  这次“北京政变”真可谓迅雷不及掩耳,一举获得成功,曹锟在事先一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抓住幽禁了起来。1924年10月24日,冯玉祥在北苑召开会议,商讨如何应付北方时局。出席会议的有孙岳、胡景翼、黄郛、王正廷等人。这次会上,冯玉祥被推为国民军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胡景翼、孙岳分别任副总司令兼第二、第三军军长。鉴于孙中山是否北上尚无确切消息、吴佩孚率军攻击杨村等情况,孙岳提出请段祺瑞出山,以联络皖系的山东督军郑士琦,以阻止直系援军北上。会上还决定成立摄政内阁,为表示欢迎孙中山北上的诚意,所定阁员多为南方的老革命党员,如国务总理黄郛,外交兼财政总长王正廷,国民军总长李书城,参谋总长李烈钧等。会议决定让曹锟下令停战,免去吴佩孚本兼各职,并宣布自动退位。

  1923年11月4日奉军占领塘沽,吴佩孚已于先一天率残部乘舰驶离塘沽,这时直军抵抗已全部中止。5日张宗昌、吴光新两部先入天津,奉军大队亦纷纷抵达,在天津的直军残余部队全被缴械。第二次直奉战争遂告结束。

  保持晚节

  1927年2月,奉系军阀为了阻止国民革命军东进河南,渡河南下,吴佩孚自郑州撤退而逃。曹锟只得匆匆离开河南回到天津。曹锟回天津后,住在英租界内的19号路(当今河北路34中学),和郑夫人及陈夫人住在一起。刘夫人不愿同他们一起住,另在英租界的泉山里自己花钱盖了几所小洋楼,带着一双儿女及家人搬了进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北后,矛头指向华北。于1935年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

  一天,几个日本人身着便装,来到天津英租界,邀请曹锟“出山”。曹锟怕得罪日本人想开门召见,但刘夫人堵着门不许曹锟出去,并指桑骂槐高声叫骂。日本人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走了。事后刘夫人历数日本人在东北三省犯下的罪行,对曹锟说:“就是每天喝粥,也不能出去为日本人办事。”曹锟点头应允,同时也告诫他的一双儿女。

  日本人在曹锟家碰壁后并不死心,又派了在“冀察政务委员会”做委员的曹锟的好友齐燮元来做说客。一天夜晚,齐燮元叩门求见。曹锟的门卫遵照刘夫人的嘱咐,不予开门,从此以后齐没有再去曹家。

  曹锟晚年之所以能不为金钱、地位所动,坚决不为日本侵略者做事,保持了民族气节,除了与当时的历史背景(直系基本上是亲美英派,吴佩孚也坚决拒绝为日本侵略者做事)有关外,主要是曹锟本人具有比较强的民族意识。

  隆重葬礼

  1938年5月的一天,曹锟因感冒转成肺炎,经医治无效,于5月17日(农历四月十八)在天津泉山里刘夫人寓所病故,终年76岁。曹锟的葬礼十分隆重。吴佩孚派夫人张佩兰赴津吊丧,吴本人则在北平身穿重孝举哀致悼。日本方面、国民党方面都派人前来吊丧,并送给刘夫人大笔抚恤金,但遭到刘夫人的拒绝。曹锟家眷及旧部幕僚、亲朋好友几百人均披孝参加了葬礼,灵柩暂厝于天津英国公墓。国民党政府有感于曹锟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于6月14日发布特别训令,予以表彰,并追授曹锟为陆军一级上将。

  民国时期曾在保定坐镇七年之久的直系军阀首领曹锟,幼年时家境十分贫寒,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离家从戎。这一去,他从军中一个无名小卒,一步步走向了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宝座。伴随他整个大起大落的人生,其间共有四个女人先后走进他的生活,与之相携走完其风雨沉浮人生路。曹锟先后所选这四个女人的动机,除去生理和家庭的需要外,还另有一番事业和政治的深意。

  生计艰难中为改变窘迫,选择了善持家的郑氏

  曹锟于清朝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生于天津大沽一个普通造船工家庭。父亲终日靠给别人在船上刨木打钉挣几个小钱养家糊口。饱尝人世艰辛受尽别人白眼的曹锟并不想到船上与父亲为伍,16岁的他便向父亲提出要去集上贩布挣钱。

  曹锟竟然有点小财运,每次到集市上卖土布,每次都很快出手,多少赚一点回来,这对于一个还是孩子的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迹。只是他有个小毛病,赚了钱必先到酒馆喝几杯。有时候喝多了醉倒在半路上,孩子们就上去抢了他剩下的钱,曹锟醒女性长期服用奥卡马西平会不孕不育吗后见钱没了,也不生气,只是一笑了之。

  父亲由于终日劳作顾不上管他,再加家里也缺人手,便张罗着想早日给他成亲。此意一有,乡邻们见曹锟有些小本事,能吃上碗饭,说媒的便找上门来。父母考虑居家过日子媳妇应以贤慧勤劳为本,便从中给他选定了村内一郑姓女子。该女虽然相貌一般,也无文化,比曹还大几岁,但人聪明,性格也好,正好持家。曹锟考虑自己的家境,从生计出发,便答应了这门婚事,不久拜堂。

  郑氏的到来,果然对曹家助益不小。她身体好又能干,家里家外料理得井井有条,对曹的生意也有很大帮助。曹锟做的是卖布生意,而郑氏作为女人她懂布,什么布好,能讨女人们喜欢,有销路能赚钱,常给曹出主意。每次曹锟赶集出发,郑氏送到院门外,嘱咐曹卖完早回,不要喝酒,以免出事。有时郑氏不放心,常去半路上接他。

  曹家对郑氏十分满意,这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努力使曹家光景很有起色,另一方面也因她善于处理家内家外各种关系。加之她又乐善好施,邻居谁家有什么困难,必鼎力相助。受到了家庭、邻居一致赞誉。这使在村中昔日毫无地位,与人交往不多的曹家渐渐出人头地,人缘也越来越好。因此,曹家和曹锟本人对郑氏常怀感激之情。

  婚后第三年(1881年),正当曹郑夫唱妇随,曹家光景日渐好转之时,清朝李鸿章所部淮军到天津大沽树起了招兵旗。生性胆大又不安分的曹锟受了招兵人的宣传鼓动,不给父母商量,也瞒着郑氏,扔下生计,自作主张偷偷参军入伍。

  因清末军人名声不好,当时有民谣“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之说,加之曹家祖辈系善良人家,以劳为本,所以对曹锟当兵举家反对。最不能接受的是郑氏,兵荒马乱的年月,夫妻又不是不恩爱,她不明白也不理解夫君非要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抑或是自己有什么过错?她也知道曹这一走极有可能是永别,所以直哭了三天三夜,但终未能阻止曹锟’的决心。

  最后无法,郑氏只有无奈表示:“你走吧,我拦不了你,但我决不改嫁,我要伺候陪伴公婆到老,支撑这个家。”自此,郑氏与曹锟分别,果然终生再未聚首,那次分别成为永别。曹锟认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郑氏给他和他家带来转机,对此曹锟心存感激。并从那时开始,对夫人在自己事业上的意义和作用的认识,在他心中有了升华并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郑氏和曹锟没有留下子息,郑氏默默在曹家践行着自己的承诺,直到老死曹家。

  希望新娶“添福”,娶才貌双全女高氏

  曹锟进入军队,鱼跃鸟飞,好风青云。因脑子灵活,善于逢迎表现,也吃得苦,备受上司赏识,很快由一名普通士兵,提为哨官、帮带。之后,又被选送天津武备学堂深造,于1890年毕业回营。

  其时袁世凯正奉清廷之命在天津筹建新军。曹锟迅速抓住机会,投奔袁氏。奔袁之后,有了学历,遂职衔由管带而统领、都统、提督,一路小步快跑,官星冉冉。这期间,曹锟一心仕进,对婚姻家庭暂未做考虑,可谓心无旁骛。

  直系军人曹锟贿选总统事件,一直是后人抨击北洋军阀乱政的最有力的证据。但是在人们关注总统选举合法性的时候,却忽略了对曹锟当选之后总统生涯的了解与评价。作为一个布衣出身,粗通文墨的赳赳武夫,时年已过六旬的大总统曹锟执政能力如何?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人物呢?

  曹锟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布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支持国会制宪是曹锟在贿选之前与国会多数派达成的协议。曹果然没有食言,在10月10日国庆节就职当天,也就是宪法通过后的第二天,就正式宣布颁行宪法,历经十年风雨的制宪大业终于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单就内容而言,这部宪法注重对民国建立以来宪政制度实践经验的汲取,特别是在确保国家统一的原则下,遵循联邦制度原理,在政治、行政、财政等方面,尝试构建中央与地方的新型合作关系,创设一种体现中国特色的国家结构形式。后来有学者认为:“但就该宪法本身而言,它综合体现了西方近代宪法理论和宪政原则以及中华民国十年共和历史的政治实践和立法经验。”

  在政体运作方面,依照1912年临时约法的规定,民国实行责任内阁制。所谓责任内阁制是以国务院(内阁)作为行政中枢,国务总理(首相)作为行政首长,通过国务会议处理重要国务,对国会负其责任。所以总统作为国家元首,虽然享有一定的政治权力,但并非实际的行政首长。不过,由于临时约法在责任内阁制度设计上存在严重的缺陷,特别是没有处理好总统与总理的权力关系,所以这种政体制度从一开始运作就困难重重,经常引发保山市什么癫痫病医院好总统与总理的权力冲突,此前北京政府领导人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段祺瑞等均概莫能外。然而,曹锟却是一个例外。他在登上总统宝座以后,并没有执着于大权独揽,而是按照责任内阁制度的规定,赋予总理相当大的行政实权。曹在一年任期内先后任命过四任国务总理(代总理),基本上能够做到府院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此间内阁的倒台往往都是派系党争的结果。

  议会政治在北洋时期命运多舛,第一届民国国会先后两次遭到非法解散。1922年8月,正是在曹锟、吴佩孚等直系将领支持下,国会得以第二次复会。此次国会复会后存在时间最长,历时二年多。总的来说,此时国会由于内部派系争斗不断,已经呈现出衰亡的迹象。但是在曹锟执政期间,国会仍然以临时会议形式存在,并发挥了一定的监督功能。而曹锟也比较尊重国会的立法权,即使是在一些外交问题上与国会产生意见分歧,一般也只是采取协商方式,并在必要时作出妥协与让步。1924年元旦,考虑到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任期已经届满,曹锟政府还正式颁布下届众议员改选令,规定各省众议院议员在4月中旬举行初选,5月中旬举行复选。民初宪政最后的不幸中断,主要是冯玉祥的北京政变与第二次直奉战争影响的结果,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否则以曹锟等直系人物坚持宪政制度的政治立场,宪政体制至少在形式上勉强维持下去的可能性是有的,中国过渡到初级或有限多元政治模式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曹锟在外交事务上,特别是在中苏关于外蒙问题谈判中的表现,非常值得一提。苏俄在成立后不久,在两次对华宣言中宣布废除沙俄同中国缔结的一切不平等条约,放弃沙俄侵占的中国领土及一切特权。但是随着苏俄政权的巩固,在外蒙问题上却不愿公开承认中国的主权,致使中苏恢复外交关系的谈判停顿。曹锟当选总统后,立即任命王正廷为中国政府的全权代表,重启中苏谈判工作。在经历5个多月的艰苦谈判后,王正廷未经北洋政府的同意,擅自与苏方代表加拉罕妥协,于 1924年3月签订了中苏协定大纲草案。草案在涉及外蒙的条款中,给予了苏方一定的特权,默认外蒙不再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主权与国家利益。北京政府在获悉草案内容后非常不满,认为王正廷的行为超出授权,属于严重的失职。外长顾维钧将内阁关于草案的反对意见呈交曹锟,曹锟很快同意了内阁的意见,并下令停止王正廷督办中苏交涉,由外交部来接任。曹锟的这一决定立即招致苏方的强烈反对,加拉罕甚至威胁说如果中国政府不在48小时内接受原先的协议,那么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但是曹锟不为所动,坚定地支持顾维钧的正确意见。后来苏方被迫在外蒙问题上作出让步,中苏才正式恢复了外交关系。

  与直系大将吴佩孚相似的是,曹锟也是一个支持中央集权的武力统一论者。但是由于实力不逮,以及忙于对奉系张作霖的备战,他对当时日益盛行的联省自治运动(省宪运动)只能持容忍态度,放任其自流,这样在客观上促进了地方自治运动的蓬勃发展。联省自治运动高潮期正好出现在曹锟执政期间,当时“省宪运动的潮流,可谓激荡全国。”浙江、云南、四川、广东先后制定出省宪,广西、贵州、陕西、江苏、江西、湖北、福建等省,或由当局宣言制宪自治,或由人民积极运动制宪,联省自治运动获得了极快的发展,为现代中国国体变革提供了丰富的制度实践经验。

  此外,曹锟对专业人才亦相当重视与尊重。时任外长的顾维钧在晚年回忆录中曾提到曹锟在召开内阁会议时,强调顾总长办外交有经验,反对其他直系人物干涉顾的人事任命权。为此,顾给曹锟很高的评价,认为曹锟虽未受过正式教育,但他恢弘大度,襟怀开朗,具有领袖的品格。北洋时代另一位著名职业外交家颜惠庆也在回忆录中指出:“对于北洋军阀,人们尽管可以抨击和蔑视,他们政治野心不小,而知识才干贫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中有些人很有自知之明,对于一些自己不擅长的政务,放心地交给有经验有知识的人去做,从不加以干涉,更不想独断专行”。这一评价同样适用于曹锟。而颜本人就颇受曹锟的重用,在其总统任期内先后出任过农商总长、代国务总理等要职。

  从曹锟的种种执政表现可以看出,同样是军阀,曹与袁世凯、张作霖的风格截然不同。袁、张同属崇尚威权统治的政治强人,习惯于军人独裁统治,对宪法、国会缺乏兴趣。曹锟的执政方式却是比较温和,也愿意接受民初的宪政体制。正如他在当选宣言上所说:“国家之成立,以法治为根基,总统之职务,以守法为要义。 ”虽然曹本人并不一定真正明了宪政法治的要义,但是至少在短暂的一年任期内,他还是基本遵守了自己当选时的诺言,这一点是后人在对其作历史评价时所不能忽视的。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